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慈溪文史

首页- 慈溪文史
白皮红心
2015年10月21日阅读:

    张其盛是长河垫桥村(原潮南村)人,民兵队民兵。在抗战期间,为了革命需要,更好地与敌人作斗争,公开身份是旧保长,但他从不助纣为虐。在中河区委书记潘林儒等同志领导下,他爱憎分明,带头抗捐抗税,为此,余姚县伪县长劳乃心把他看作眼中钉,肉中刺。
    1943年3月29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也是一个不幸的日子。早饭后,其盛赤着脚正在大门口浆棉纱,抬头突然在不远处看见十几个“歪戴帽”(衣冠不正的伪军),其盛遇惊不慌,急中生智,高喊一声“快来浆!”妻子连忙把浆端了出来,其盛告诉妻子伪军来了,快叫三五支队的人从后门跑出。伪军急着想闯进屋里,其盛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与伪军进行软说硬磨,故意拖延时间,使战士们都能脱离虎口。蔡葵大队长带领七、八个战士经过几夜行军疲劳不堪,在其盛家睡得非常香,但他们警惕性非常高,睡时未脱衣裳,枪支带在身上。听到前进屋里有情况,都被惊醒了,纷纷从后竹笆圏疏散,在乡亲们的指点下火速转移到安全地带。
    伪军不管三七二十一闯进屋里,翻箱倒柜搜查三五支队的同志。这时潮南村一片杀气腾腾,南至界河口,北至麦果店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下田要盘问,上市要搜身。伪军认为得到的消息可靠,没想到枉费心思一场空,连三五支队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气得七窍生烟。为了向上司交差,就把张其盛绑到庵东中警团。
    中警团用严刑迫害张其盛,要他供出三五支队的去向。张其盛面对伪军的嚣张气焰一口否认,就是“不知道”。“不知道,这绑腿带是谁的?”伪军边说边把绑腿带递给他看。其盛头一扭,“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知道。”“喏,还有一张三五支队的联络字条,也是从侬屋里搜到的,侬还装什么傻呢?三五支队到哪里去了,侬是知道的,说出来就没事了,马上放侬回家了。”其盛感到这个说话声好熟,微微睁开眼睛一看,愣住了,原来是钱仁昌。“张保长,快说呀!”钱仁昌厚颜无耻地问道。“侬这个叛徒”,其盛咬牙切齿一巴掌将这一只赖皮狗打倒在地,并破口大骂叛徒钱仁昌。钱仁昌的现身,使其盛明白了事实真相。钱仁昌(外乡人)到潮南村敲村民的竹杠,不但未得到好处,反而被其盛训斥了一顿。于是对其盛耿耿于怀,同时忖忖自己原来跟了三五支队也没有捞到什么油水,就明目张胆地私通张毛弟(伪县长劳乃心的亲信)。钱仁昌为了捞到好处,不择手段,预先做了手脚,将自己写的联络字条有意塞进了其盛家里的帐杆棒里,换下的绑腿带丢在他家的床脚沿。以这种卑鄙手段来诬害好人,使其盛陷入虎口。伪军再三迫其盛说出三五支队的去向,“快说!快说!”“我说,就说”其盛昂首挺胸,慷慨激昂“三五支队走遍天下------”“干什么的?”其盛放大声音说“打日寇,打你们这一批卖国贼!”伪军暴跳如雷,狼狈不堪。
    张其盛宁死也要保护好蔡葵大队长为首的三五支队的战士们。他的正义抉择令伪中警团十分无奈、十分恐惧。过了三天,伪军将张其盛绑赴到高王保塘庵跟的一块大麦地里要处决。张其盛知道自己要被枪决,死,自己不怕,就怕正在抽穗扬花的大麦遭到不应有的损坏,人一死,势必引来群众围观,践踏青苗造成颗粒无收。他忍着剧烈的疼痛绕出麦地,象铁塔似的站立在一座废坟墓碑前英勇就义。
    噩耗传来,潮南村民义愤填膺,更加激发了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抗战的决心和信心。村民对这位年过五十的老民兵十分敬仰,垫桥村至今还流传着:“其盛老保长,掩护蔡队长,临死保青苗,就义吃小枪。”

    张其盛是长河垫桥村(原潮南村)人,民兵队民兵。在抗战期间,为了革命需要,更好地与敌人作斗争,公开身份是旧保长,但他从不助纣为虐。在中河区委书记潘林儒等同志领导下,他爱憎分明,带头抗捐抗税,为此,余姚县伪县长劳乃心把他看作眼中钉,肉中刺。
    1943年3月29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也是一个不幸的日子。早饭后,其盛赤着脚正在大门口浆棉纱,抬头突然在不远处看见十几个“歪戴帽”(衣冠不正的伪军),其盛遇惊不慌,急中生智,高喊一声“快来浆!”妻子连忙把浆端了出来,其盛告诉妻子伪军来了,快叫三五支队的人从后门跑出。伪军急着想闯进屋里,其盛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与伪军进行软说硬磨,故意拖延时间,使战士们都能脱离虎口。蔡葵大队长带领七、八个战士经过几夜行军疲劳不堪,在其盛家睡得非常香,但他们警惕性非常高,睡时未脱衣裳,枪支带在身上。听到前进屋里有情况,都被惊醒了,纷纷从后竹笆圏疏散,在乡亲们的指点下火速转移到安全地带。
    伪军不管三七二十一闯进屋里,翻箱倒柜搜查三五支队的同志。这时潮南村一片杀气腾腾,南至界河口,北至麦果店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下田要盘问,上市要搜身。伪军认为得到的消息可靠,没想到枉费心思一场空,连三五支队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气得七窍生烟。为了向上司交差,就把张其盛绑到庵东中警团。
    中警团用严刑迫害张其盛,要他供出三五支队的去向。张其盛面对伪军的嚣张气焰一口否认,就是“不知道”。“不知道,这绑腿带是谁的?”伪军边说边把绑腿带递给他看。其盛头一扭,“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知道。”“喏,还有一张三五支队的联络字条,也是从侬屋里搜到的,侬还装什么傻呢?三五支队到哪里去了,侬是知道的,说出来就没事了,马上放侬回家了。”其盛感到这个说话声好熟,微微睁开眼睛一看,愣住了,原来是钱仁昌。“张保长,快说呀!”钱仁昌厚颜无耻地问道。“侬这个叛徒”,其盛咬牙切齿一巴掌将这一只赖皮狗打倒在地,并破口大骂叛徒钱仁昌。钱仁昌的现身,使其盛明白了事实真相。钱仁昌(外乡人)到潮南村敲村民的竹杠,不但未得到好处,反而被其盛训斥了一顿。于是对其盛耿耿于怀,同时忖忖自己原来跟了三五支队也没有捞到什么油水,就明目张胆地私通张毛弟(伪县长劳乃心的亲信)。钱仁昌为了捞到好处,不择手段,预先做了手脚,将自己写的联络字条有意塞进了其盛家里的帐杆棒里,换下的绑腿带丢在他家的床脚沿。以这种卑鄙手段来诬害好人,使其盛陷入虎口。伪军再三迫其盛说出三五支队的去向,“快说!快说!”“我说,就说”其盛昂首挺胸,慷慨激昂“三五支队走遍天下------”“干什么的?”其盛放大声音说“打日寇,打你们这一批卖国贼!”伪军暴跳如雷,狼狈不堪。
    张其盛宁死也要保护好蔡葵大队长为首的三五支队的战士们。他的正义抉择令伪中警团十分无奈、十分恐惧。过了三天,伪军将张其盛绑赴到高王保塘庵跟的一块大麦地里要处决。张其盛知道自己要被枪决,死,自己不怕,就怕正在抽穗扬花的大麦遭到不应有的损坏,人一死,势必引来群众围观,践踏青苗造成颗粒无收。他忍着剧烈的疼痛绕出麦地,象铁塔似的站立在一座废坟墓碑前英勇就义。
    噩耗传来,潮南村民义愤填膺,更加激发了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抗战的决心和信心。村民对这位年过五十的老民兵十分敬仰,垫桥村至今还流传着:“其盛老保长,掩护蔡队长,临死保青苗,就义吃小枪。”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