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慈溪文史

首页- 慈溪文史
郑氏家族造船与航运史的回顾
2018年03月15日阅读:

                     ----纪念中国近代航运企业家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黄岳大

 

 

今年821日是中国近代航运企业家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纪念日,但是由于年代已久,知晓郑良裕的创业情况的人不是很多,今天借纪念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之际,叙述一下,郑良裕先生创业和郑氏家族守业、发展的历程,对我们了解、纪念这位中国近代航运企业的先驱和其家族的历史,也具有现实的教育意义。

郑良裕(18661920),慈溪市(原镇海县)龙山镇西门外村人。据《镇北龙山郑氏宗谱》记载:郑系福龄公长子,原名良裕,行忠鋙,字继昌,布政司理问衔,例授儒林郎。同治五年(1866821日(农历七月十二日)出生。从小随父去上海,1878年辍学后,入洋杂货行为学徒,郑良裕年轻时就有创业大志,1883年设轧花厂于新闸路。翌年邀友人合资创办裕通洋行,进口英国羽绸等纺织品,一年后改为独资,独自经营,一帆风顺,业务发达。营业得手,于1885年出资500元将轧花厂改建为通裕铁厂,主要业务是修造内河小火轮。三年后(1888年)改名公茂船厂,又称公茂机器厂,增加资金二万七千元,雇工增至40余人,以一台老式车床制成50100匹马力之拖轮引擎。郑良裕经营之能力,为同行所敬服。1895年曾任英商公茂纱厂买办(《上海买办中的宁波帮》“上海宁波帮买办见知录”中196人之一)。

此后开始购进旧拖轮,自行修整,后用自造的小火轮,于北京路苏州河畔并创立公茂航运局,经营上海、无锡、苏州、常熟等地内河运输业务,与工厂相辅发展。不久先后自建春申号、大吉号、大利号以及顺利号四艘拖轮,航线扩展至洞庭山、常熟一带,从此成为上海内河航运界钜子。

1912年,为适应日益扩展的船舶修建业务,郑良裕在白莲泾东侧黄浦江畔水湾一边购地二十余亩,又在水湾另一边租地十余亩,兴建公茂新厂加筑小码头两座。始初具规模。设立的码头,长度可系泊江海轮六艘之用。有300尺大船船台三所,小船台甚多,及长260尺宽38尺深12尺木质船坞一所,长250尺宽25尺可拖200吨船舶用的钢骨水泥滑轨一所,拖船、驳船、挖泥船,完全齐备。工厂设有轮机、锅炉、电机、电焊工程,设有德国制造电焊机船及机车,专供船舶修焊之用。船体制造部门,能制造修配各种船用陆用往复式蒸汽原动机,沿海及长江内河各式轮船,各种机舱、机坞之抽水、打风等机件,各种舱面用起锚航机等机件及各种吊重机件大小油机及其配件。经营业务包括船体工程:能建造各种二、三千吨江海浅水客货船舶,其他如巡舰、拖船、渡船、汽艇、救生艇、舢舨、方舟、码头船、挖泥船、运泥船、破冰船、浮筒、大小油柜、浮桥、灯船及其他军用渡江设备。轮机工程:能制造并修配各种船用陆用往复式蒸汽原动机,各种机舱、机坞之抽水打风等机件,各种舱面用起锚航机等机件,各种吊重机件,各种大小油机及其配件。锅炉及结构工程:能制造及装修各种船用及陆用各式锅炉,修造桥梁无线电柱,浮标,钢制构造及其他各种结构工程。电机工程:能修理各种船用陆用发电及电动机机件,并承办新式采光装置。该厂曾建造2千吨级远洋线新平安钢轮多艘,申台线大华钢轮1艘,甬瓯线平阳,新宝华钢轮各1艘,通扬线大通钢轮1艘,航行川江的长虹、民联客货轮各1艘,4百吨分隔舱面油驳两艘。为当时民营独资厂的佼佼者。1927年改称公茂机器造船厂,逐渐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民营造船厂。比虞洽卿1922年从“肇成机器厂”接盘创设“三北轮埠公司机器厂”要早30多年。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主编的《上海民族机器工业》统计显示:上海民族机器工业一览表(18661894)共12家企业总投资资金3600元,最多的500元,最小的100元,最多投资500元的有4家,郑良裕的公茂机器船厂就是其中之一。又据1920410日《新闻报》综合:船舶修造专业企业共14家,使用机器共214台,公茂占70台,占到3271%。共有职工870人,公茂占有400人,占到4598%。从这些数据统计,足见公茂机器船厂在当时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民营造船厂。

光绪二十七年(1901),郑良裕创办通裕产商号,后改称通裕航业公司(比虞洽卿1908年创办的宁绍商轮公司要早7年),是在他开办的公茂造船厂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内含公茂造船厂和“宝华”“平安”两个轮船局(平安轮船公司是在1905年设在十六铺,办理客货运输),1916年将总号由宁波迁至上海。置有“平安”“宝华”“大华”“平阳”“康泰”等轮船,经营内河、长江用沿海航线。为发展事业,1915年添置一只千余吨的“万利”和“新平安”轮,新开设上海至长沙的长江航线和天津至广州、南洋群岛的远洋航线;1920年再添一只‘新宝华“轮,与已在航行的“平安”轮一起,行驶在上海至泉州的航线上。这样,通裕航业集团的两个轮船局、公茂造船厂,总投资已达150万元以上,拥有大型轮船7艘,总吨位6343吨;小轮16只,合计204吨,在江、海和内港开设数条航线。

郑良裕实为我国航运界民族资本家。在当时的国情下,郑公一不与外国资本联系,二不依靠官僚,完全由本人独资创建公茂机器厂、公茂造船厂以及公茂航运局。其中公茂船厂虽用英商招牌,其实与英资毫无关系,只是为了摆脱帝国主义的侵占。成为中国最早的私营航运和修造船企业,《上海买办中的宁波帮》称为“是近代上海著名的民族造船厂。”郑公对开创我国民族的航运事业曾作出过巨大贡献。可称为中国近代第一位民营船王。

郑良裕对善事也慷慨解囊,据上海《申报》191891日报导,为宁波同乡会建筑新会所设立商业学校捐款500元大洋。

郑良裕先生生有四子(宗谱记载)长子孝橖,原名锡棠,光绪十九年(1893718日,(巳六月初六)生;次子孝荣(原字有木字旁),原名锡荣,光绪二十一年(1895),729日,(乙未六月初八)生;三子孝林,原名锡麟,光绪二十二年(1897),16日日(丙甲十二月初四)生;四子孝桢。原名锡贞,光绪二十四年(1899)生,另有三个女儿。

郑良裕故居

但是,由于年代已久,郑良裕先生的前辈及后代们长期在沪经商、或从事他业,也由于解放后曾一度受到“左”的干扰,他们的后代也不愿提及曾经辉煌的家族历史,有些赴香港创业,更是失去了联系和交往。世人对他们的了解也就更少。

如今笔者在《宁波政协》“漫话宁波帮之二十九系列”报道中,看到到了王耀成先生《宁波帮有个女船王》的相关报道,以及慈溪市委统战部长到香港拜访了郑良裕孙子郑瑞祥,以及由他提供的《先慈孙文淑纪事简述》使得对郑氏家族的航运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由于积劳成疾,郑良裕患有糖尿病,于1920919日,医治无效英年早逝,享年55岁。

郑锡棠

郑良裕创办的通裕航业集团,见载于《中国通史》,是中国著名航运企业。郑良裕、郑锡棠父子的大名亦屡屡见于《上海通志》《上海工商社团志》《上海沿海运输志》《上海长江航运志》《〈 上海船舶工业志〉等等。可见郑氏家族在上海航运业中的地位非同一般。郑良裕入选《浙江民国人物大辞典》《宁波帮大辞典》。

郑良裕先生逝世后,由其长子郑锡棠接管家产,但兄弟姐妹要求分家,郑锡棠不得已,将房产、财物分给姐弟等人,他自己保留他人所不愿经营的平安轮船公司、老公茂轮船公司平安船塢、老公茂修船厂、温州码头、仓库,舟山码头和仓库、宁波码头,以及镇海码头和仓库。于是郑锡棠从28岁起正式担负起经营家业的重任。郑锡棠为人忠厚老实,勤俭好学,为维护家业操劳了14个年头。平安轮船公司是1925年发起成立“上海市轮船业同业公会”的10家在沪航运企业之一,郑锡棠自19277月至1933年连续三届当选为执行委员。1928年郑锡棠与虞洽卿、黄楚九、许廷佐等宁波帮人士,一起当选上海总商会第九任执行委员。并系上海总商会浙籍会员,宁波旅沪同乡会“永远会董”。这也足见郑锡棠在当时航运事业中的显赫地位。19306月与虞洽卿、虞和錩、董逊泉一起捐资倡议疏峻凤湖。也证明郑锡棠对家乡的关爱和支持。

193336日,年仅41岁的郑锡棠(上海《申报》称航业巨商郑锡棠),突然遭绑匪的枪击,不幸身亡。郑锡棠有子女五人,长女瑞珠、子延年、延益(瑞琛)、延寿(瑞祥)、延龄(瑞根)。郑锡棠突遭不幸后,郑氏的航运事业由其妻郑孙文淑担当。

郑孙文淑,1908年出生,当时只有26岁,面临家属中分家的压力和继续维护郑氏航运产业的重任,郑孙文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她没有被困难所吓倒,而是挺直腰杆,向四明银行董事长孙衡甫(系前妻子女的未婚夫的祖父)贷款70万银元作为分家之用,独挑大梁,自任平安轮船公司、老公茂轮船公司、平安船坞、老公茂修船厂、裕新纱号等公司的总经理,到1939年,所借70万银元,全部还清。当时平安公司拥有沿海航运船四艘,内河航运船内十几艘,还有公茂船厂等资产。

然而命运继续捉弄郑孙文淑,又遇到日本侵略中国,193784日,“新平安轮”被国民党政府征用,沉塞于江阴,大通轮沉于宁波。这家民营企业也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19394月,“平阳”、“新华”“宝华”3轮又被日军强行掳扣、沉失;继而“裕新”“春申”“平江”“汇利”“万利”“临安”“裕泰”等内河客轮,先后在沙市、鄂城、蕲春、丹阳等地沉没。

上海沦陷后,日军就眼红平安公司船只和老公茂码头等等。先是日本海军武官花房长官指使三井洋行出面,要租船舶四艘,并说愿意出租金每年三万日元作为租船舶和租船厂的租金。郑孙文淑识破其奸计,坚决拒绝租用,声称“你们要用就用,但不同意租用”。

花房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他要求郑孙文淑把船只交给汉奸伍杏芳。花房请郑孙文淑到武官处,要她在一张声明将船只移交给伍杏芳的文件上签名,实际上要求郑孙文淑签字承认财产是姓伍的。郑孙文淑一眼看透诡计,坚决不同意签字,花房指使其下属轮番围攻郑孙文淑,强迫她在纸上签字,甚至把陪同郑孙文淑同去武官处的王敬贤君关在另一室内,严加拷打,惨厉之声不绝传来,花房并威胁郑孙文淑说,“你同国民党有联系”。

郑孙文淑面对日寇淫威,不低头,不屈服,坚决拒绝签字,顶住了一连十个小时的威逼利诱。至晚上10点钟,日军眼看不能得逞,后由一名军官提出,“她家有孩子,先放她回家,明天可再叫她来。”这样郑孙文淑才得脱身。回来,车子停在弄口,郑孙文淑下车,因一天未进一口米饭茶水,神经高度紧张,突然松下来,只觉四肢无力,晕迷跌倒在地,后来竭力爬行回家。刚进家门,日本海军司令部又来电话,要她明天一早再去海军司令部。郑孙文淑为保存自己起见,只得连夜逃往孙衡甫家去躲避。

日本侵略军在上海时,郑孙文淑曾多次与他们周旋,力保家业。日军焚烧码头,偷拆船厂机器设备,屡次发生,以上事件只是举例说明郑孙文淑当家,竭力保住家业,实属不易。郑孙文淑身为家庭主妇,在经营家业的同时,又要抚养教育子女,更为艰辛备尝。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9471月,“平文轮”在安庆附近触礁沉没,到1948年只剩“大华”和“平安”两轮。上海解放后停业,平安轮停泊于香港。由于日本侵略中国,在民族大灾难面前,以及国内战争等的时代大变迁中,家族的命运不能自主,个人的抗争毕竟独木难支,平安轮船公司的船只之损失,均非郑孙文淑经营之不善,而属时局之逆转所造成。

曹仁泽(子介)先生所著《虞洽卿时代的中国航业见闻拾零》一文中曾有一段描述郑孙文淑对中国航运事业的贡献:

郑锡棠先生不幸被害,事出突然,不但渠家属悲伤忙乱,航界亦为震惊。郑先生之事业,有地产,轮船,机器厂等。当时,地产较为可靠,获亦丰。因此,引起遗族争执。四明银行孙衡甫先生,为郑府至姻长,代为主持分析遗产,因轮船及机器厂等经营不易,尤以驾驭工人,调度资金颇费心力,家属中多无意于此,独郑太孙文淑女士,愿担此重任,为夫继承航业遗志。其时沪上情形复杂,儿女幼小,青年操持,抚养幼儿,治理内外,处理公司各事,井井有条。郑太为人豪爽,每有所需,友人皆乐助之。余忝为同乡,故知之甚详,如有咨商之处,余亦为率直进言,从未以女太太视之。现在郑太儿孙满堂,母慈子孝,仍亲自主持为平安轮船公司董事长,业务蒸蒸日上,甚佩伊眼光远大,不愧为女中丈夫。”

全国解放后,郑孙文淑携儿带女,来到了香港,只有平安轮一艘。当时郑孙文淑仅42岁,从无到有,重振家业。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在长子瑞琛协理下,平安轮船公司再度发展,在香港再次崛起。成为香港建成国际航运中心作出最大贡献的17位华人航运家的名录,并与董浩云、包玉刚两位世界船王并列的唯一的女航运家郑孙文淑。这也就显示了郑孙文淑在航运界的地位,令人赞叹不已。“女中丈夫”文淑女士当之无愧。在我国民族资本家本来为数不多,而妇女掌管企业经营大权者,在老一辈中尤为难得。

1988220日,享有“宁波帮女船王”的郑孙文淑与世长辞。灵堂中高挂一副挽联:

经营家业训诲子女呕心沥血数十载,长恩未报尽托脑中徘徊思念永留存。

挽联寄托着郑家后人对先慈的缅怀之情,也约略表述了一代女船王的风采。

     郑瑞祥

在郑锡棠众多子女中长子瑞琛协理母亲为平安轮船公司再度发展创下了辉煌业绩。次子郑瑞祥,193023日出生,1952年考入英国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以一级荣誉学位毕业后获得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59年博士毕业,成为当时香港极少数受过正规专业训练的船舶设计师。回国后即进入家族企业香港平安轮船公司,任技术董事,主管公司全部修船造船业务,历经15年。不久成立了他个人的船舶咨询公司。1974年成立香港海洋技术顾问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船舶的咨询、监造和设计工作,并获得与日本三菱、住友,韩国的现代、大宇等著名造船企业的合作机会。生意火红,最兴盛时一年,在不同地方监造20余艘船。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末,其完成了大小船350余艘的技术咨询和现场监督工作。

1979年.中国造船工业刚刚进入国际市场,郑瑞祥立即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内地造船事业。他兼任香港船东协会执行会员、日本船级社香港技术委员会主席、英国劳氏船舶级社香港技术委员会主席、美国船级社香港委员会委员;曾担任中国造船工程学会名誉会员、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顾问,香港理工大学及城市理工大学委员会委员、香港造船及修船业训练顾问委员会主席等身份。他继承家族前辈实业报国的理想和爱国传统。从1980年开始就不断奔波于香港、内地之间,积极与内地的广州、厦门、上海等多家造船企业开展联合设计,主动参与香港船东的多项设计咨询工作,为内地的造船业走向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

     1982年他为广州船厂设计18000吨级散货船,是当时广州船厂承建的最大船舶。1984年为江南造船厂设计64000吨级巴拿马型散货船。技术先进,性能优异,一问世便引起轰动,止2007年累计设计建造80多艘,被国际航运界称为“江南巴拿马型”。

2000年,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邀请郑瑞祥共同开发在性能上至少不亚于国外最先进船厂生产的17万吨散货船。他提出全新绿色概念船和设计构想。采用隔离空舱以保护所有燃油舱和滑油舱。并将燃油舱布置在后部顶边舱的位置上,货舱和机舱区双重底不再设置燃油舱。采用一系列体现“绿色环保。以人为本”的创新设计,开创了绿色造船新潮流。他的设计构想得到lMO吸收采纳。也成为随后制定新共同规范的标准,得到航运界和造船界广泛的赞同和尊重。“中国好望角”型散货船研制成功,填补了中国在好望角型散货船领域的空白,并首次使得中国人的船舶设计领先于日、韩等先进国家。20015月至20077月,外高桥累计签约80多艘该型船舶。外高桥造船厂被公认为是世界好望角型散货船建造中心。由此郑瑞祥名扬四海。20036月,外高桥造船公司开发建造的第一艘绿色环保型175万吨好望角型散货船其是总设计师。该船是我国第一艘取得美国(ABS)绿色入社符号的船舶。被《中国船舶报》称为“为中国造船立了大功的人”,是“中国好望角型散货船”设计之父,“他把顶尖设计交给内地”,香港著名船泊设计大师。199511月获英国政府颁赠的“MBE”勋章。
    2014
年暑期,郑瑞祥将其毕生积累、收藏的各类科学文献、研究手稿等共计200箱、重量达10吨的珍贵资料捐赠给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以期惠益后人。郑瑞祥今年已是87岁的高龄,仍然耕耘在他的事业上,真是令人佩服。

 

今年3月,慈溪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张建人赴港参加2016年甬港联谊会春茗团拜活动期间看望了郑瑞祥博士,郑瑞祥表示愿为家乡发展献计。

左、慈溪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建人,中、郑瑞祥

 

今天我们借纪念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之际,也对郑良裕先生艰苦创业独立自主,依靠自身的创造力发展造船工业和航运事业的所作出的贡献的肯定,他的业绩是载入史册的;郑氏家族的后代们为维护郑良裕先生开创的航运事业,在经历家庭两代人英年早逝,家属间二度资产分割,日本侵略者的威胁利诱、强压,他(她)们不畏强暴,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依靠自己的人品赢得友人、同行的支持,使郑氏家业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光大。他(她)的创业、守业、敬业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撰写此文也是对郑良裕先生和郑孙文淑女船王的最好纪念。

 

                     ----纪念中国近代航运企业家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黄岳大

 

 

今年821日是中国近代航运企业家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纪念日,但是由于年代已久,知晓郑良裕的创业情况的人不是很多,今天借纪念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之际,叙述一下,郑良裕先生创业和郑氏家族守业、发展的历程,对我们了解、纪念这位中国近代航运企业的先驱和其家族的历史,也具有现实的教育意义。

郑良裕(18661920),慈溪市(原镇海县)龙山镇西门外村人。据《镇北龙山郑氏宗谱》记载:郑系福龄公长子,原名良裕,行忠鋙,字继昌,布政司理问衔,例授儒林郎。同治五年(1866821日(农历七月十二日)出生。从小随父去上海,1878年辍学后,入洋杂货行为学徒,郑良裕年轻时就有创业大志,1883年设轧花厂于新闸路。翌年邀友人合资创办裕通洋行,进口英国羽绸等纺织品,一年后改为独资,独自经营,一帆风顺,业务发达。营业得手,于1885年出资500元将轧花厂改建为通裕铁厂,主要业务是修造内河小火轮。三年后(1888年)改名公茂船厂,又称公茂机器厂,增加资金二万七千元,雇工增至40余人,以一台老式车床制成50100匹马力之拖轮引擎。郑良裕经营之能力,为同行所敬服。1895年曾任英商公茂纱厂买办(《上海买办中的宁波帮》“上海宁波帮买办见知录”中196人之一)。

此后开始购进旧拖轮,自行修整,后用自造的小火轮,于北京路苏州河畔并创立公茂航运局,经营上海、无锡、苏州、常熟等地内河运输业务,与工厂相辅发展。不久先后自建春申号、大吉号、大利号以及顺利号四艘拖轮,航线扩展至洞庭山、常熟一带,从此成为上海内河航运界钜子。

1912年,为适应日益扩展的船舶修建业务,郑良裕在白莲泾东侧黄浦江畔水湾一边购地二十余亩,又在水湾另一边租地十余亩,兴建公茂新厂加筑小码头两座。始初具规模。设立的码头,长度可系泊江海轮六艘之用。有300尺大船船台三所,小船台甚多,及长260尺宽38尺深12尺木质船坞一所,长250尺宽25尺可拖200吨船舶用的钢骨水泥滑轨一所,拖船、驳船、挖泥船,完全齐备。工厂设有轮机、锅炉、电机、电焊工程,设有德国制造电焊机船及机车,专供船舶修焊之用。船体制造部门,能制造修配各种船用陆用往复式蒸汽原动机,沿海及长江内河各式轮船,各种机舱、机坞之抽水、打风等机件,各种舱面用起锚航机等机件及各种吊重机件大小油机及其配件。经营业务包括船体工程:能建造各种二、三千吨江海浅水客货船舶,其他如巡舰、拖船、渡船、汽艇、救生艇、舢舨、方舟、码头船、挖泥船、运泥船、破冰船、浮筒、大小油柜、浮桥、灯船及其他军用渡江设备。轮机工程:能制造并修配各种船用陆用往复式蒸汽原动机,各种机舱、机坞之抽水打风等机件,各种舱面用起锚航机等机件,各种吊重机件,各种大小油机及其配件。锅炉及结构工程:能制造及装修各种船用及陆用各式锅炉,修造桥梁无线电柱,浮标,钢制构造及其他各种结构工程。电机工程:能修理各种船用陆用发电及电动机机件,并承办新式采光装置。该厂曾建造2千吨级远洋线新平安钢轮多艘,申台线大华钢轮1艘,甬瓯线平阳,新宝华钢轮各1艘,通扬线大通钢轮1艘,航行川江的长虹、民联客货轮各1艘,4百吨分隔舱面油驳两艘。为当时民营独资厂的佼佼者。1927年改称公茂机器造船厂,逐渐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民营造船厂。比虞洽卿1922年从“肇成机器厂”接盘创设“三北轮埠公司机器厂”要早30多年。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主编的《上海民族机器工业》统计显示:上海民族机器工业一览表(18661894)共12家企业总投资资金3600元,最多的500元,最小的100元,最多投资500元的有4家,郑良裕的公茂机器船厂就是其中之一。又据1920410日《新闻报》综合:船舶修造专业企业共14家,使用机器共214台,公茂占70台,占到3271%。共有职工870人,公茂占有400人,占到4598%。从这些数据统计,足见公茂机器船厂在当时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民营造船厂。

光绪二十七年(1901),郑良裕创办通裕产商号,后改称通裕航业公司(比虞洽卿1908年创办的宁绍商轮公司要早7年),是在他开办的公茂造船厂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内含公茂造船厂和“宝华”“平安”两个轮船局(平安轮船公司是在1905年设在十六铺,办理客货运输),1916年将总号由宁波迁至上海。置有“平安”“宝华”“大华”“平阳”“康泰”等轮船,经营内河、长江用沿海航线。为发展事业,1915年添置一只千余吨的“万利”和“新平安”轮,新开设上海至长沙的长江航线和天津至广州、南洋群岛的远洋航线;1920年再添一只‘新宝华“轮,与已在航行的“平安”轮一起,行驶在上海至泉州的航线上。这样,通裕航业集团的两个轮船局、公茂造船厂,总投资已达150万元以上,拥有大型轮船7艘,总吨位6343吨;小轮16只,合计204吨,在江、海和内港开设数条航线。

郑良裕实为我国航运界民族资本家。在当时的国情下,郑公一不与外国资本联系,二不依靠官僚,完全由本人独资创建公茂机器厂、公茂造船厂以及公茂航运局。其中公茂船厂虽用英商招牌,其实与英资毫无关系,只是为了摆脱帝国主义的侵占。成为中国最早的私营航运和修造船企业,《上海买办中的宁波帮》称为“是近代上海著名的民族造船厂。”郑公对开创我国民族的航运事业曾作出过巨大贡献。可称为中国近代第一位民营船王。

郑良裕对善事也慷慨解囊,据上海《申报》191891日报导,为宁波同乡会建筑新会所设立商业学校捐款500元大洋。

郑良裕先生生有四子(宗谱记载)长子孝橖,原名锡棠,光绪十九年(1893718日,(巳六月初六)生;次子孝荣(原字有木字旁),原名锡荣,光绪二十一年(1895),729日,(乙未六月初八)生;三子孝林,原名锡麟,光绪二十二年(1897),16日日(丙甲十二月初四)生;四子孝桢。原名锡贞,光绪二十四年(1899)生,另有三个女儿。

郑良裕故居

但是,由于年代已久,郑良裕先生的前辈及后代们长期在沪经商、或从事他业,也由于解放后曾一度受到“左”的干扰,他们的后代也不愿提及曾经辉煌的家族历史,有些赴香港创业,更是失去了联系和交往。世人对他们的了解也就更少。

如今笔者在《宁波政协》“漫话宁波帮之二十九系列”报道中,看到到了王耀成先生《宁波帮有个女船王》的相关报道,以及慈溪市委统战部长到香港拜访了郑良裕孙子郑瑞祥,以及由他提供的《先慈孙文淑纪事简述》使得对郑氏家族的航运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由于积劳成疾,郑良裕患有糖尿病,于1920919日,医治无效英年早逝,享年55岁。

郑锡棠

郑良裕创办的通裕航业集团,见载于《中国通史》,是中国著名航运企业。郑良裕、郑锡棠父子的大名亦屡屡见于《上海通志》《上海工商社团志》《上海沿海运输志》《上海长江航运志》《〈 上海船舶工业志〉等等。可见郑氏家族在上海航运业中的地位非同一般。郑良裕入选《浙江民国人物大辞典》《宁波帮大辞典》。

郑良裕先生逝世后,由其长子郑锡棠接管家产,但兄弟姐妹要求分家,郑锡棠不得已,将房产、财物分给姐弟等人,他自己保留他人所不愿经营的平安轮船公司、老公茂轮船公司平安船塢、老公茂修船厂、温州码头、仓库,舟山码头和仓库、宁波码头,以及镇海码头和仓库。于是郑锡棠从28岁起正式担负起经营家业的重任。郑锡棠为人忠厚老实,勤俭好学,为维护家业操劳了14个年头。平安轮船公司是1925年发起成立“上海市轮船业同业公会”的10家在沪航运企业之一,郑锡棠自19277月至1933年连续三届当选为执行委员。1928年郑锡棠与虞洽卿、黄楚九、许廷佐等宁波帮人士,一起当选上海总商会第九任执行委员。并系上海总商会浙籍会员,宁波旅沪同乡会“永远会董”。这也足见郑锡棠在当时航运事业中的显赫地位。19306月与虞洽卿、虞和錩、董逊泉一起捐资倡议疏峻凤湖。也证明郑锡棠对家乡的关爱和支持。

193336日,年仅41岁的郑锡棠(上海《申报》称航业巨商郑锡棠),突然遭绑匪的枪击,不幸身亡。郑锡棠有子女五人,长女瑞珠、子延年、延益(瑞琛)、延寿(瑞祥)、延龄(瑞根)。郑锡棠突遭不幸后,郑氏的航运事业由其妻郑孙文淑担当。

郑孙文淑,1908年出生,当时只有26岁,面临家属中分家的压力和继续维护郑氏航运产业的重任,郑孙文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她没有被困难所吓倒,而是挺直腰杆,向四明银行董事长孙衡甫(系前妻子女的未婚夫的祖父)贷款70万银元作为分家之用,独挑大梁,自任平安轮船公司、老公茂轮船公司、平安船坞、老公茂修船厂、裕新纱号等公司的总经理,到1939年,所借70万银元,全部还清。当时平安公司拥有沿海航运船四艘,内河航运船内十几艘,还有公茂船厂等资产。

然而命运继续捉弄郑孙文淑,又遇到日本侵略中国,193784日,“新平安轮”被国民党政府征用,沉塞于江阴,大通轮沉于宁波。这家民营企业也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19394月,“平阳”、“新华”“宝华”3轮又被日军强行掳扣、沉失;继而“裕新”“春申”“平江”“汇利”“万利”“临安”“裕泰”等内河客轮,先后在沙市、鄂城、蕲春、丹阳等地沉没。

上海沦陷后,日军就眼红平安公司船只和老公茂码头等等。先是日本海军武官花房长官指使三井洋行出面,要租船舶四艘,并说愿意出租金每年三万日元作为租船舶和租船厂的租金。郑孙文淑识破其奸计,坚决拒绝租用,声称“你们要用就用,但不同意租用”。

花房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他要求郑孙文淑把船只交给汉奸伍杏芳。花房请郑孙文淑到武官处,要她在一张声明将船只移交给伍杏芳的文件上签名,实际上要求郑孙文淑签字承认财产是姓伍的。郑孙文淑一眼看透诡计,坚决不同意签字,花房指使其下属轮番围攻郑孙文淑,强迫她在纸上签字,甚至把陪同郑孙文淑同去武官处的王敬贤君关在另一室内,严加拷打,惨厉之声不绝传来,花房并威胁郑孙文淑说,“你同国民党有联系”。

郑孙文淑面对日寇淫威,不低头,不屈服,坚决拒绝签字,顶住了一连十个小时的威逼利诱。至晚上10点钟,日军眼看不能得逞,后由一名军官提出,“她家有孩子,先放她回家,明天可再叫她来。”这样郑孙文淑才得脱身。回来,车子停在弄口,郑孙文淑下车,因一天未进一口米饭茶水,神经高度紧张,突然松下来,只觉四肢无力,晕迷跌倒在地,后来竭力爬行回家。刚进家门,日本海军司令部又来电话,要她明天一早再去海军司令部。郑孙文淑为保存自己起见,只得连夜逃往孙衡甫家去躲避。

日本侵略军在上海时,郑孙文淑曾多次与他们周旋,力保家业。日军焚烧码头,偷拆船厂机器设备,屡次发生,以上事件只是举例说明郑孙文淑当家,竭力保住家业,实属不易。郑孙文淑身为家庭主妇,在经营家业的同时,又要抚养教育子女,更为艰辛备尝。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9471月,“平文轮”在安庆附近触礁沉没,到1948年只剩“大华”和“平安”两轮。上海解放后停业,平安轮停泊于香港。由于日本侵略中国,在民族大灾难面前,以及国内战争等的时代大变迁中,家族的命运不能自主,个人的抗争毕竟独木难支,平安轮船公司的船只之损失,均非郑孙文淑经营之不善,而属时局之逆转所造成。

曹仁泽(子介)先生所著《虞洽卿时代的中国航业见闻拾零》一文中曾有一段描述郑孙文淑对中国航运事业的贡献:

郑锡棠先生不幸被害,事出突然,不但渠家属悲伤忙乱,航界亦为震惊。郑先生之事业,有地产,轮船,机器厂等。当时,地产较为可靠,获亦丰。因此,引起遗族争执。四明银行孙衡甫先生,为郑府至姻长,代为主持分析遗产,因轮船及机器厂等经营不易,尤以驾驭工人,调度资金颇费心力,家属中多无意于此,独郑太孙文淑女士,愿担此重任,为夫继承航业遗志。其时沪上情形复杂,儿女幼小,青年操持,抚养幼儿,治理内外,处理公司各事,井井有条。郑太为人豪爽,每有所需,友人皆乐助之。余忝为同乡,故知之甚详,如有咨商之处,余亦为率直进言,从未以女太太视之。现在郑太儿孙满堂,母慈子孝,仍亲自主持为平安轮船公司董事长,业务蒸蒸日上,甚佩伊眼光远大,不愧为女中丈夫。”

全国解放后,郑孙文淑携儿带女,来到了香港,只有平安轮一艘。当时郑孙文淑仅42岁,从无到有,重振家业。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在长子瑞琛协理下,平安轮船公司再度发展,在香港再次崛起。成为香港建成国际航运中心作出最大贡献的17位华人航运家的名录,并与董浩云、包玉刚两位世界船王并列的唯一的女航运家郑孙文淑。这也就显示了郑孙文淑在航运界的地位,令人赞叹不已。“女中丈夫”文淑女士当之无愧。在我国民族资本家本来为数不多,而妇女掌管企业经营大权者,在老一辈中尤为难得。

1988220日,享有“宁波帮女船王”的郑孙文淑与世长辞。灵堂中高挂一副挽联:

经营家业训诲子女呕心沥血数十载,长恩未报尽托脑中徘徊思念永留存。

挽联寄托着郑家后人对先慈的缅怀之情,也约略表述了一代女船王的风采。

     郑瑞祥

在郑锡棠众多子女中长子瑞琛协理母亲为平安轮船公司再度发展创下了辉煌业绩。次子郑瑞祥,193023日出生,1952年考入英国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以一级荣誉学位毕业后获得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59年博士毕业,成为当时香港极少数受过正规专业训练的船舶设计师。回国后即进入家族企业香港平安轮船公司,任技术董事,主管公司全部修船造船业务,历经15年。不久成立了他个人的船舶咨询公司。1974年成立香港海洋技术顾问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船舶的咨询、监造和设计工作,并获得与日本三菱、住友,韩国的现代、大宇等著名造船企业的合作机会。生意火红,最兴盛时一年,在不同地方监造20余艘船。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末,其完成了大小船350余艘的技术咨询和现场监督工作。

1979年.中国造船工业刚刚进入国际市场,郑瑞祥立即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内地造船事业。他兼任香港船东协会执行会员、日本船级社香港技术委员会主席、英国劳氏船舶级社香港技术委员会主席、美国船级社香港委员会委员;曾担任中国造船工程学会名誉会员、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顾问,香港理工大学及城市理工大学委员会委员、香港造船及修船业训练顾问委员会主席等身份。他继承家族前辈实业报国的理想和爱国传统。从1980年开始就不断奔波于香港、内地之间,积极与内地的广州、厦门、上海等多家造船企业开展联合设计,主动参与香港船东的多项设计咨询工作,为内地的造船业走向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

     1982年他为广州船厂设计18000吨级散货船,是当时广州船厂承建的最大船舶。1984年为江南造船厂设计64000吨级巴拿马型散货船。技术先进,性能优异,一问世便引起轰动,止2007年累计设计建造80多艘,被国际航运界称为“江南巴拿马型”。

2000年,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邀请郑瑞祥共同开发在性能上至少不亚于国外最先进船厂生产的17万吨散货船。他提出全新绿色概念船和设计构想。采用隔离空舱以保护所有燃油舱和滑油舱。并将燃油舱布置在后部顶边舱的位置上,货舱和机舱区双重底不再设置燃油舱。采用一系列体现“绿色环保。以人为本”的创新设计,开创了绿色造船新潮流。他的设计构想得到lMO吸收采纳。也成为随后制定新共同规范的标准,得到航运界和造船界广泛的赞同和尊重。“中国好望角”型散货船研制成功,填补了中国在好望角型散货船领域的空白,并首次使得中国人的船舶设计领先于日、韩等先进国家。20015月至20077月,外高桥累计签约80多艘该型船舶。外高桥造船厂被公认为是世界好望角型散货船建造中心。由此郑瑞祥名扬四海。20036月,外高桥造船公司开发建造的第一艘绿色环保型175万吨好望角型散货船其是总设计师。该船是我国第一艘取得美国(ABS)绿色入社符号的船舶。被《中国船舶报》称为“为中国造船立了大功的人”,是“中国好望角型散货船”设计之父,“他把顶尖设计交给内地”,香港著名船泊设计大师。199511月获英国政府颁赠的“MBE”勋章。
    2014
年暑期,郑瑞祥将其毕生积累、收藏的各类科学文献、研究手稿等共计200箱、重量达10吨的珍贵资料捐赠给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以期惠益后人。郑瑞祥今年已是87岁的高龄,仍然耕耘在他的事业上,真是令人佩服。

 

今年3月,慈溪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张建人赴港参加2016年甬港联谊会春茗团拜活动期间看望了郑瑞祥博士,郑瑞祥表示愿为家乡发展献计。

左、慈溪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建人,中、郑瑞祥

 

今天我们借纪念郑良裕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之际,也对郑良裕先生艰苦创业独立自主,依靠自身的创造力发展造船工业和航运事业的所作出的贡献的肯定,他的业绩是载入史册的;郑氏家族的后代们为维护郑良裕先生开创的航运事业,在经历家庭两代人英年早逝,家属间二度资产分割,日本侵略者的威胁利诱、强压,他(她)们不畏强暴,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依靠自己的人品赢得友人、同行的支持,使郑氏家业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光大。他(她)的创业、守业、敬业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撰写此文也是对郑良裕先生和郑孙文淑女船王的最好纪念。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